【醫生專訪】

正視前列腺癌食療
脫離三高行列

對於無擴散的前列腺癌患者,在條件許可,即健康狀況、年齡,腫瘤位置、癌細胞惡性度等各因素配合下,一般可選擇接受根治性手術作治療,目的延長壽命及保持患者生活質素。現今醫療科技進步,前列腺癌手術技術已經十分成熟,可以應付及切除生長在前列腺不同位置的癌腫瘤,術後病人有不錯的存活率。不過不少人忽略前列腺癌食療,不注重健康飲食習慣,隨時成為三高及肥胖患者,增加手術的風險及出現併發症的機會而不自知。


三高與肥胖成高危因素

「三高」(即高血糖、高血壓、高血脂)屬香港都市常見的慢性疾病,不少人了解「三高」對血管構成不同破壞,繼而併發出各種致命的心臟病。但卻不太重視三高引發肥胖及身體過多的脂肪,亦不注重前列腺癌食療下,對前列腺健康造成威脅。

例如高膽固醇可使膽固醇沉積於血管壁,導致血管收窄,使血液流通受阻;長期高血壓及血糖偏高,亦可令血管受損,增加各種血管疾病風險。若然需要靠充血才能運作的勃起功能,自然大受「三高」影響,造成性功能障礙。另外,若然經常吃太甜、太鹹及高脂食物,往往容易有生結石風險,有機會引發泌尿疾病,及對前列腺也容易造成傷害。

雖然前列腺發炎、前列腺增生以及「三高」也並非與前列腺癌有直接相互關係,但一旦需要面對根治性的前列癌切除手術時,若然患者已是「三高」患者,有心血管的疾病,或已引發勃起功能障礙等情況,均會增加手術的難度與風險,同時影響患者的康復進度。曾治療一名體重超過 200 磅的前列腺癌患者,由於體內脂肪容易覆蓋手術位置,以致手術時間由平常的 3 至 4 小時,增加至 6 至 7 小時。手術越長時間,會增加接受輸血的可能性,甚至傷口發炎及靜脈曲張的機會,部分肥胖患者接受手術後,也容易有心肌梗塞的風險。


前列腺癌食療

若然患有三高及肥胖的前列腺癌患者,我也會建議在接受手術前後,均需要重新檢視飲食習慣,減少吃高脂高糖的食物,鼓勵注重前列腺癌食療。而根據世界衞生組織早已發表食用紅肉及加工肉制品的致癌性評價報告,當中指出紅肉包括牛肉、豬肉和羊肉等則被歸類為「可能對人類致癌 (Probably carcinogenic)」(2A 級),與胃癌、結腸癌、前列腺癌等多種癌症的患病風險,均存在相關的連繫。

所以在前列腺癌食療上,姚醫生建議患者減少吃紅肉,就算需要吸收足夠蛋白質,以幫助重建受損的細胞組織,可選擇動物性蛋白質如雞蛋、魚肉、雞肉,而去除肥肉的牛或豬肉等,另外豆類或乳品類也具有植物性蛋白質,若再加入蔬果類食物,對癌症患者來說,已能均衡攝取營養,又能減低三高,成為健康的前列腺癌食療。


前列腺癌切除手術

一般能採用前列腺癌切除手術的患者,多屬於早期前列腺癌,癌細胞局限於前列腺內,但若果沒有及時醫治,癌細胞或會擴散至前列腺鄰近組織,甚至是淋巴結、骨骼或肝臟和肺部等器官。由於早期前列腺癌並無明顯徵狀,一般會先透過肛門指診(DRE)及血液前列腺特定抗原(PSA)測試方法診斷。若指數偏高,便可能需抽組織作化驗,才能診斷是否患上前列腺癌。

以往一般懷疑個案會進行經直腸前列腺穿刺活組織檢查(簡稱 12 針活檢),穿刺活組織檢查,患者需要承受併發症及細菌感染的風險,例如尿道感染、肛門出血,甚至敗血症。近年新世代的磁力共振結合超聲波技術,影像分析能力提升,以超聲波顯示前列腺的實時影像,同時磁力共振導航能檢測出陰影位置,以進行非隨機性的抽針檢查,大幅提高準確度。

大部份前列腺切除手術均以微創方式進行,相比以往於「開腹」手術,微創手術的精細度已大大提高,醫生可進行更精細和複雜的手術工序。至於手術後患者的康復進度,則要視乎腫瘤位置,以及患者的年紀。若然腫瘤生長在前列腺中間位置,手術能保留更多負責操控勃起功能的神經線,對前列腺功能的康復有莫大幫助。相反,若然癌腫瘤生長在前列腺周邊位置,在切除腫瘤過程中,未必完全保留到神經線,難免有機會影響前列腺的勃起功能或尿失禁情況。

手術不僅視乎病情需要,亦要考慮病人的健康條件及意願,但只要跟醫生多作溝通,便能了解更適切的治療方案。同時,鼓勵前列腺癌患者不要輕視減低三高的重要,在均衡飲食下,建立適合自己的前列腺癌食療。



泌尿外科 姚銘廣醫生 泌尿外科 姚銘廣醫生

泌尿外科 姚銘廣醫生


This article is supported by Sanofi Hong Kong Limited MAT-HK-2000442-1.0-10/2020

參考資料

  1. Parker C, et al. Ann Oncol Off J Eur Soc Med Oncol. 2015;26 Suppl 5:v69-77
  2. Mottet N, et al. Eur Assoc Urol Guidel 2019. 2019;53:1-161.
  3. Petrie JR, et al. Can J Cardiol. 2018;34(5):575-584.
  4. Hackett G, et al. J Sex Med. 2018;15(4):430-457.
  5. Icer MA, Gezmen-Karadag M. Rev Nutr. 2019;32.
  6. Johnson RJ, et al. BMC Nephrol. 2018;19(1).
  7. Venyo A. Webmed Central UROLOGY. 2012;3(6):WMC003463.
  8. Alibhai SMH, et al. J Natl Cancer Inst. 2005;97(20):1525-1532.
  9. Meuleman EJH, Mulders PFA. Eur Urol. 2003;43(2):95-102.
  10. Lloyd JC, et al. Prostate Cancer Prostatic Dis. 2009;12:264-268.
  11. Jason Abel E, et al. J Soc Laparoendosc Surg. 2014;18(2):282-287
  12. Cheng H, et al. J Surg Res. 2018;229:134-144.
  13. Bamgbade OA, et al.World J Surg. 2007;31(3):556-560.
  14. Cancer Research UK. Diet. Prostate cancer. Accessed September 21, 2020. http://www.cancerresearchuk.org/about-cancer/prostate-cancer/practical-emotional-support/diet
  15.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IARC Monographs Volume 114: Evaluation of Consumption of Red Meat and Processed Meat. Published: March 2018
  16. Arends J, et al. Clin Nutr. 2017;36(1):11-48
  17. Zhao F, et al. Clin Transl Med. 2019;8(1):30.
  18. National Institute on Aging. Prostate Problems. Accessed September 21, 2020. http://www.nia.nih.gov/health/prostate-problems
  19. Efesoy O, et al. Turk Urol Derg. 2013;39(1):6-11.
  20. Shoji S. Investig Clin Urol. 2019;60(1):4.
  21. De Vermandois JAR, et al. Open Med. 2020;14(1):711-718.
  22. Huri E. Prostate Int. 2014;2(1):1-7.
  23. Elsherif SB, et al. Abdom Radiol. 2020;45(3):865-877.

返回主頁